土业园地 → 欢迎下载欣赏(更新时间:2014年6月19日)

F-287 土业园地 (第287期) 2014.12.15
Field for Artificial Soil TechnologyAST(№287)
作者:李鹏飞 AuthorLi Pengfei December 15, 2014
My Web:www.tuyelt.com Telephone Number:13043864167

选 择

    

    人生最大的和最痛苦的选择是生与死。在汉字中,“生”是5画,“死”是6画。生死之间只是一字之差。往事如烟,有些人是贪生怕死,而有些人却是视死如归。总之,一个人生要有价值,死要有意义。无味送死,那是不可取的愚蠢行为。一字之差,一念之差,一步之遥,再走一步,一横、一竖、一撇、一捺、一点、一勾、一拐,都是一。真理过了头就变成了谬误。站在悬崖上,再走一步,就是万丈深渊。不能做“一失足,千古恨”那样的事情,给后人留下遗憾。
    2014年1月10日,就是这样一个日子。在此以前,我是永无止境地学习,永无休止地思索,所以我完成了《土业论》的写作。这是我留给后人的财富,因此伤了我的健康,这件事做得值,我非常高兴。时至今日,我还是再去拼命,就没有什么意义了。因为我毕竟是74岁的老人了,我又不想再扩大我的学术研究范围,我的工作是等待社会对我学术的关注。我要等到何时,此处我提出三个时间:2020年,2036年和2043年。但愿在我的有生之年能看到这个日子的到来。
    我以后怎么做呢。简单地说是让自己轻松一下,保养一下自己的身体。因为我的《土业论》还没有被社会认可,它还很幼小,须要有人去呵护,它的妈妈就是我。
    我之所以做出这样的决定,是缘于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。当我做完最后一次校对《共创龙楼发展模式》一文后,又开始了《做宇宙航行与移居到新的星球上需要的科学技术突破》一文的写作。写到途中,我发现自己的身体不适,我随手写到“断然停止思索吧,哪怕是暂停也好。否则,我必累死无疑。本文于2014.3.1前写完即可”。我当时仍然没有给自己断路,果然不久又开始了思索。到2014年1月5日,我的左耳鸣得很厉害,右耳的听力几乎降低至零。为了使右耳恢复听力,我用稀硼酸去擦洗,用了三支棉签,结果是右耳鸣得很厉害,两个耳朵都鸣叫。晚上9点钟上床,睡到第二天早晨3点钟时,我眩晕得厉害,上吐下泻,行走需要有人搀扶。后来去了文昌市人民医院,经过CT确诊,注射药物才控制住病情,于上午10时离开医院,带些药物回家。这件事再次给我敲响警钟,所以从6日到10日,我反复做思想斗争,如果再给自己留后路,那可就是真的往绝路上走。
    1月10日早晨,我对夏玉莲先生说,你以后就是我的监护人,你监督我的活动,我要做重大的调整。我们还拉了勾,我肯定是说话算数的,共同度过百年余生。
    这几天,我就尝试着改变生活方式。由于我多年形成的不良习惯,白天脑子里装进各种各样的知识,到了晚上在床上,在我的脑海中,这些知识就象棋子在棋盘上走来走去,于是产生我独特的学术观点,得出与众不同的结论。有时害怕忘记,立马起床把它记录下来。要想把这个习惯改变过来,靠强制命令是不行的,我得慢慢地转变。
    我是一个很有毅力的人。我命由我不由天,我要为自己,为我的家人,为我的《土业论》好好地活着。经过4天的主观努力,我的睡眠有所改善。右侧耳鸣消失,左侧耳鸣也大为缓解,其根源都是我的血压波动和大脑供血不足所致。我本人,还是有许多有利条件的。我有坚实的气功锻炼基础,懂得许多有关气血运行,阴阳五行,经络与养生方面的知识。我没有不良嗜好,平生没有抽过一支烟,没有玩过一次麻将,多年来滴酒不进,直至永远。海南岛空气新鲜,文昌地区民风朴实。放眼望去一片葱绿,到处可以看见椰林。我的住所旁边,流淌着文静的文昌江水。每天看着潮起潮落,远处的八门湾还有红树林。所有这些都预示着我很快会恢复健康,实现身体倍棒,吃嘛嘛香。对了,还不能忘记,我一定要加强自律,一定要听监护人的话,因为那是我对亲友们的郑重承诺。
李鹏飞
2014年1月13日 于文城


 

选 择


(to be translated)

 
 
Copyright © 2009 - 2010 tuyelt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人造土壤技术专利 发明人:李鹏飞  联系电话:13043864167
注意:本站人造土壤专利技术禁止用在违反国家法律用途,否则发明人将由法律维权!